首页铁路 正文

宝成铁路客车停运风波:高铁时代,传统铁路沿线小站何去何从

来源: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:2018-09-14 14:38 点击:


陕西宝鸡,西关跨线桥,宝成铁路和陇海铁路在这里交汇。视觉中国 资料

当陕西为初具“米”字型高铁网雏形而欢呼期待时,“取消宝成铁路全部客运列车”的消息却引起了沿线地区的惶恐与不安。

近日,通车一个甲子的宝成铁路持续受到关注:先是“宝成铁路客车票停售”引发旅客疑问,再到铁路沿线的陕西略阳、凤县,甘肃徽县、两当均就此事和中铁西安局取得过联系,希望“保住”宝成线上的客运列车。

一边是财大气粗的“铁老大”,一边是贫困、落后的小县城,围绕宝成铁路客运列车“隔空喊话”。

经多方积极沟通,“误会”解除了,事情最终较圆满地解决了,但事件背后深层原因值得深思。半个多世纪里,人间的沧桑变幻,岁月的交替流转,都在这条铁路线上演绎着,陪伴了几代人的集体记忆。可如今,随着高铁时代来临,这条传统铁路受到一定冲击,沿线小站该何去何从?“保住”后的列车又该如何与地方发展同频共振,真正推动地方发展?一系列问题值得思考。

不只是一条普通的铁路

山高路远,火车未通,这里的生物资源、矿产资源、历史古迹等富足且珍贵,却只能“养在深闺人未识”。

当然,这一切都在1958年戛然而止了。这一年,宝成铁路建成通车。这条联通中国大西南与大西北之间的首条电气化铁路,拉开了中国铁路现代化建设的序幕。第一次明显地改变了“蜀道难”的格局。

岁月流转,四季轮回,一个甲子过去了,宝成铁路运送乘客数、货物数,可谓不计其数,它为西南与西北经济的发展、联通立下了汗马功劳,也让沿线群众充满感激。

有的人坐这趟车求学、走出大山,有的人坐这趟车贩货、发家致富,更有的人把这趟车视为难以言喻的安全感。

“凤县在宝鸡上学的孩子比较多,8月31日下午因车祸发生堵车事件,不少送孩子开学的家长9月1号中午甚至下午才把孩子送到学校。”凤县当地干部告诉208坊,由于212省道是川陕间危化品专道,沿路运输危化品的大货车多,道路穿越秦岭弯急、坡陡,行车安全隐患较大,加之常有堵车,因此,铁路便成了当地群众出行的优选目标。

在陕西略阳亦是如此,这条路是通向外部最靠谱的“安全通道”,承载着大山深处群众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希望和梦。

208坊注意到,在沿线地区政府部门发给铁路部门的函件中,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脱贫攻坚。众所周知,铁路客运对于拉动县域经济发展,助力脱贫攻坚,增加人流、物流、商流极为重要,因此当地希望能保留到北京、上海、西南、西北方向的部分客运列车,以便为当地的招商引资、产业升级提供交通方面的支持。

可以毫不避讳地说,宝成铁路对于沿线的凤县、略阳、徽县、两当等地来说,这条路就是当地的民生路和致富路,甚至是危急时刻的救命路。

不仅如此,宝成铁路无论是建设还是运行,都繁衍和积淀了不可估量的精神文明,在中国交通史和中国工程史上都留下的浓墨重彩的一页:

观音山爆破是中国铁路修建史上第一次成功的大爆破,成立中国铁路建设史上第一支机械作业队伍;培养了第一代机械操作技术工人;至今仍保持着全国铁路坡度最大、曲线半径最小的记录......为了蜀道不再难,一代铁路人创造着一个又一个奇迹,见证了中国铁路事业的腾飞,诠释着自力更生、艰苦奋斗的“宝成精神”。

不只是一次停运乌龙

然而,由于自然气候、地质水文等各方面因素的影响,这条线路自运营以来,洪水侵袭、滑坡、塌方,各种无休止的灾害几乎年年发生,宝成铁路经受着一次次严峻的考验,大自然的威力一遍遍吟唱着蜀道难的悲歌。艰难的自然条件和频发的灾害,让这条路的安全运行经受着严峻的考验,无数铁路人在这条路上为保障列车安全运行默默地奉献着。

2018年7月中旬,宝成线王家河至乐素河区间发生山体崩塌灾害,崩塌体约7.5万余方,崩塌体掩埋了白雀寺隧道口,覆盖线路100余米,数千名铁路职工冒着酷暑经过16天的持续奋战才抢通了这条道路,这也是本次普通客车停运的直接原因。对此,不少区县也表示出了对铁路部门的理解。然而,目前这条道路上的安全隐患仍不容忽视。

其实,在高铁方便、快捷的大背景下,普通铁路客运量逐年减少是不争的事实。特别是去年宝兰高铁、西成高铁的开通,对已经运营60年的宝成铁路,形成了挤压之势,这才是这次停运事件最核心的原因之一。从西成高铁开通之日起,沿线不少地方就已经对有普通客运列车减少或者取消的担忧了。7.11水害事件,无疑又加速了这种情绪。 

此外,沟通不畅也成了“导火索”。停运之前,铁路部门曾经给沿线地区发过停运公告,但是公告中言语不详,既没有把原因说清楚,也没表明后续的措施,导致地方政府误以为车辆要全部停运,于是纷纷做出本能反应,向铁路部门发出协调函,希望保留列车。换句话说,铁路部门缺乏事前主动与沿线地方沟通的意识,沟通不足这才引来了沿线地方政府和群众的质疑。

虽然事发后,铁路部门及时主动派人前往沿线各地进行了协商沟通,双方也积极地寻求解决之道。但是,根据坊叔在过往采访中的了解,不少地区的政府在与铁路部门打交道时都有这样的困惑:凡涉及铁路沿线的施工动辄就是几十个审批章,数百万元的施工安全保证金,数月长的审批时间......这种人为造成的沟通不畅,让地方政府苦不堪言。甚至有人开玩笑说:从铁路下面修个路或者架个桥跟建个机场一样费事。以至于此次与铁路部门打“对手牌”的过程中,地方政府难免会疑虑重重。

传统铁路沿线地区如何在高铁时代谋求发展

当然,铁路部门有自身的考量与程序规定等,但行文至此,我们不妨再往深一层考虑:高铁网格化后,传统铁路与沿线地区该如何发展?

有道是“火车一响,黄金万两”。对于发展水平较高的地区来说,便利的交通条件无异于锦上添花,如虎添翼,比如京沪高铁、宁杭高铁、沪昆高铁等,铁路部门在这些地区投资稳赚不亏。但在那些欠发达甚至是非常落后的地区,一条铁路不仅是老百姓的交通线,更是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生命线。

以凤县为例,宝成铁路在凤县境内总长70公里,设有站点7处,经过凤县县城和4个镇16个村。凤县群众依靠宝成铁路年均出行超过7万人次,年外运工业产品35万吨以上。承担着“把里面的农土特产运出去,让外面的技术、资金,人才走进来”的重大功能。

再拿宝鸡至广元的6063/4次的绿皮小慢车来说,经停的车站大多为贫困地区,为了让当地的老乡们出行更加便利,铁路部门一直以来始终坚持惠民政策,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,最低票价仅为1元,最高宝鸡至广元21.5元,票价延续至今。因为列车站站停、票价低,沿线老乡们赶集、采购、上学、探亲都离不开它。

宝成铁路的运行,也带动了沿线经济的发展。曾经很多“靠山吃饭”的村民办起了“农家乐”,当地的山货也随着铁路销往各地,沿线群众靠吃“旅游饭”富了起来。

“绿皮火车”还衍生出一个更有生活气息的现象:差不多每一趟长途火车,你都能看到沿路的农民们,背着箩筐,挑着扁担,挤上火车,或将东西卖给火车上的乘客,或在下一站下车去集市上卖。火车慢悠悠的晃荡着,菜农们热情地售卖着。几捆豆角装袋,老秤杆一提,没有机器的精准计算与硬邦邦的金钱刻度,朴实、真切,满满的都是人间烟火。

同样是绿皮火车,有人是为了怀旧,有人是为了生活。他们依赖便宜的绿皮火车出行。虽然身处高铁时代,出行为一个“快”,但对有些人来说,时间从不是问题,钱才是。

那么问题来了,在方便群众与获得效益并未相得益彰时,如何能精心开好公益性“慢火车”和农民工集中地区普速客车,强化贫困地区季节性运力保障和老少边穷地区运输需求,考验着铁老大的担当。除了八横八纵连接特大城市,服务秦巴连片特困地区百姓的安全便捷出行,也是铁路部门应该担负的政治责任。毕竟为了这条路,沿线地区也是做了大量贡献和牺牲。

一个好消息是:坊叔在成稿时得知,为保证沿线人民出行,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,持续开行6063/4次公益列车。同时,铁路部门将于9月20日零时起对宝成线列车运行图进行调整。调整后,宝成线(宝鸡至广元间)将开行北京西—成都T7次、成都—北京西T8次;扬州—成都K245/8/5次、成都—扬州K246/7/6次;成都—佳木斯K546/7次、佳木斯—成都K548/5次;宝鸡至广元6063次、广元至宝鸡6064次列车。为确保旅客列车运行安全,列车均在白天经由灾害区段,并在部分区段降速运行。

高速时代,且为慢生活留得一席之地

事情已得到妥善解决,而这中间所凸显的问题却值得深思。

之于铁路方面,可以转化思维,多给自己“加戏”。比如中铁西安局每年会定期开通一些旅游专列,春季赏花专列、清明祭祖专列等,旨在通过铁路旅游带动沿线地区发展。同时,也应做好高铁与传统列车的平衡调度,主动担起国企的担当和责任,密切与地方对接,为地方发展提供必要的便利和帮助。

比如,政府相关部门可以与铁路部门合作,将宝成铁路打造成秦岭国家公园主题线路、探秘蜀道景观旅游专线等,既满足于当地发展的需要,在实践中也算是一次有益的创新。

对地方政府而言,面对高铁时代的大势所趋,如何充分用好现有的铁路,主动出击,增强自己的“存在感”和客运量的“吸引力”成为当务之急。

例如,利用当地的优质生态资源,积极打造适应慢生活的休闲观光体验游,顺时顺势推出传统铁路慢节奏、高舒适度的旅游、文化产品,积极适应“交通断奶”的局面。这方面,宝鸡凤县的事例值得借鉴:2009年凤县联合西安铁路局和各家旅行社推出了首发凤县旅游旅游专列,铁路与当地旅游发展同频共振,不仅不用看“脸色”行事,还实现了共赢互利。

“这是一个铁路线上的小站,只有慢车才停两三分钟。”袁鹰写下的这篇《小站》,勾勒出无数国人小学时期对铁路小站的最初印象。和新时代的高铁技术相比,宝成铁路就像是一只暮年的雄鹰,虽然辉煌不再,可也曾翱翔于天际,俯察品类之盛。它的身上承载了太多异乡人的思念、在外漂泊游子的乡愁,见证了时代的变迁、拉动了经济的发展。

或许,滚滚向前的现代车轮,注定“亘古不变”要被打破。但在高铁趋势下的宝成铁路,仍可以另一种方式再次开启一条繁衍之路,继续为川陕两地的经济社会发展作出贡献。

大山间迂回盘旋,秦岭与列车的情缘还会延续。

责任编辑:途小二

你也可以分享到:

标签云

扫一扫

随时随地看资讯